作者:Sandy Tusitala rss

我與我的二十幾。

    在柏克萊唸攝影?猶豫過卻從沒後悔過

    課程結束了,攝影師的路才正要開始。我記得最後一次上課是去舊金山的藝廊參訪,那天也是我的生日,在地鐵站道別時我問「韓琦教授」能不能和壽星合照一張,她很爽快的答應了。但是地鐵裡非常昏暗,於是她說了一句至今還令我印象深刻的話:「現在,妳已經是個攝影師了,那麼我該站在哪裡?」 (10月19日)